八问浙江大学防疫不利,形式主义作风严重问题

3 weeks ago 229
ARTICLE AD

你们好,本人是浙江大学一名在读学生,现就浙江大学防疫不利一些问题做如下陈述。

        1.浙江大学当前执行蓝码通行制度,学生只能一周申请报备出校一次获得蓝码,或者向学院申请获得蓝码。但是学校每日有大量无蓝码自称“校内工作人员或家属”的名义进入校园。平日一些家属进入食堂就餐还可以理解,但疫情期间,这些人没有蓝码情况下依旧多次进入学校,甚至在校门已经加装闸机情况下,与保安人员产生争执,并以学校领导同意为由不顾阻拦进入校园。请问这样是否算冲闯防疫关卡行为,请对此做出处理。

        2.浙江大学目前有诸多学生住在校外的宿舍(也归学校管理)以及住在不同校区宿舍,这样的学生可以获得蓝码自由出入校园,请问剩下的学生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权利,谁来约束这部分跨校学生的活动,首都已经有新发疫情,防疫远远没有到松懈之时,如我上一条所说,一些校外人员(包括工作人员、家属、教师、甚至杭州普通市民)和跨校区学生进入校园是否是学校防疫工作的巨大隐患,请对此做出处理。

        3.结合近日首都新发疫情,据我了解,一些老师或校内工作人员为了工作目的或个人目的,曾前往北京或者与来自北京的人员接触,但是目前学校对于这部分人员无所作为,试问他们有主动进行核酸检测吗,有主动进行隔离防护吗,由这些人给校园内带来的疫情隐患,是否应该由在学校内学生承担?

       4.目前浙大保卫处曾在官方公众号发布《关于调整紫金港校区部分道路通行方式的通知》其中提到“【校内人员】看病需要蓝码,记得提前申请,校外人员可以正常进入校医院啦!”的言论【已附图】,请问校医院职责何在,保卫处职责何在,学生的安全由谁来负责,由什么样的制度来负责?

       5.浙江大学西溪校区临近杭州市学军中学,近日有诸多学军中学学生在无蓝码情况下自由穿越西溪校区,理由是需要到浙江大学食堂吃饭,请问如此来的疫情隐患谁来负责?我理解有正当理由和需求的工作人员及家属进入学校,但是吃食堂、逛超市的行为是否与防疫初衷相背?

500

500

500

       6.浙江大学其他校区也存在一些穿校服的校外人员甚至儿童进出校园的情况【有附图】,请问他们如何进入,进入目的何在?对于学生安全如何保证?对于他们自身安全如何保证?

500

500

500

500

500

       7.今日(6月19日)起,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发布通知,校外人员可凭杭州健康码(绿码)自由进出校医院,学生去校医院就医需要提前一天报备申请蓝码。据了解目前已经实施,需要去医院复查的学生已被保安因无蓝码禁止进入校医院。何为校医院?附图通知文本。

500

500

500

       8.浙江大学应该就今后的管理政策进行调查和论证,禁止领导一言堂,禁止半封禁假封禁无效封禁,改正目前防疫政策不足之处,增加测温的工作人员,就进出校资格问题给出科学有效的防护。本人是学生,也在大学接触了学术,自以为大学是寻求科学真理的地方,防疫也要讲科学,不能只讲领导的责任,领导的面子。

       时至今日(6月19日),学校已有部分问题得到改善,如增加闸机等,但是校内依然充斥着并无蓝码的人员,校内的很多地方如食堂,超市的检测也流于形式。并且,自5月初浙江大学启动返校程序以来上述问题只多不少,我毫无夸张之处,各位有识之士明鉴。

此致

浙江大学本科生

2020年6月19日

Read Entire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