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女同性恋遭政府电击性虐后自杀:“我想活下去,但失败了…”

3 weeks ago 43
ARTICLE AD

2017 年,开罗夏季音乐节。

乐队主唱——一个公开出柜的同志走上舞台,躁动的人群瞬间陷入沸腾。

Sarah Hegazi 坐在朋友肩膀上,双手用力挥舞着彩虹旗,那一刻,自由和快乐在她心中像烟花一样绽放。

作为一个女同性恋者,生活在埃及这样一个将同性恋视为禁忌的国家痛苦而又危险。

Sarah 只有在这里才能得到一丝自由,她沉浸在音乐和人群中,高高地举起彩虹旗,骄傲无畏地向世界宣告自我。

" 我在一个憎恨一切异于常规事物的社会里,宣告了自己的存在。"

一个朋友拍下了这极具力量感的一幕,它象征着美好、自由和快乐,却成了 Sarah 毁灭的开始。

为了那一瞬如烟花般短暂绚烂的自由,她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2020 年,Sarah 在多伦多自杀身亡,只留下一封简短的手写信,请求三个兄弟姐妹和朋友们原谅她的选择。

" 致我的兄弟姐妹,

我挣扎着想要活下去,但我失败了,原谅我。

致我的朋友们,

这段经历太残酷了,而我过于软弱,无力抵抗,原谅我。

致这个世界,

你太残酷,但我原谅你。"

↓↓

从 2017 年到 2020 年,三年的时间里,她到底经历了什么,让一个满怀着憧憬和喜悦的酷儿被完全摧毁。

时间倒回 2017 年的那场音乐节,Sarah 开心地挥舞着彩虹旗的照片引发了埃及这个保守社会的极度不满。

就像她所说的,这是一个 " 绝不允许一丝出格的社会 ",虽然同性恋从埃及法律上来说并不违法,但同性恋者受到的是根深蒂固的社会偏见。

而且他们经常会被警察以" 放荡 / 道德败坏 "的罪名起诉,类似于" 流氓罪 "。

法律不会明晃晃地定罪同性恋,但依然能够用别的说法来积极地 " 铲除异己 ",埃及警方经常会使用化名在约会 app 里诱捕同性恋男性。

有些同性恋甚至是在咖啡馆或者大马路上因为外表而被捕的。

当然,音乐节这样的场合也是执法部门关注的重中之重。

在这样一个视同性恋如洪水猛兽的国家里,循规蹈矩都怕被人抓到把柄,更何况是像 Sarah 这样肆意又张扬地宣告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呢?

她挥舞着彩虹旗的那张照片在埃及社交媒体上疯传,充满仇恨的评论、死亡威胁像海水一样铺天盖地地涌向了她。

" 同性恋的旗帜怎么能在埃及的净土上升起?"

" 这是道德败坏,这是耻辱,这是罪行!"

从普通网民,到知名电视台主持人,一时之间舆论的声音都在指责、辱骂、控诉这个胆敢挥舞彩虹旗的女人。

她居然敢无视世俗的正常标准,做一个 " 异于常人的同性恋 "!

如果说舆论已经让 Sarah 苦不堪言,那么官方的介入,就是正式将她打入了地狱。

几天之后,持有武器的安全官员抵达了 Sarah 家中,不由分说地把她带到国家安全局管理的一个拘留中心。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她遭受到了巨大的折磨,电击、审讯、被羞辱、被猥亵、性侵、虐待 …

她的人格被最大程度地毁坏,她不敢再直视别人," 我失去了跟别人进行眼神交流的能力。"

警察们质疑她的宗教信仰," 你为什么摘掉面纱,你是不是处女 "。

她被蒙上眼睛,带进一间恶臭的审讯室,她甚至能听到人们痛苦的呻吟声就在耳边。

一块布粗鲁地塞进了她嘴里,接下来她遭受的 … 是电击。

言语羞辱、行动虐待、甚至是性暴力,在这几个月的牢狱生涯里,都施加在了 Sarah 身上。

一名审讯人员要求她证明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

" 还有一次,他讽刺地问,为什么同性恋者不和孩子或者动物睡觉。"

对于同性恋者的刑罚,就像是一种轻蔑而严厉的管束,他们坚信 " 同性恋就是不正常 ",就是要把你虐待到 " 不敢再做同性恋 "、" 不敢再挑战世俗权威 "。

后来,Sarah 被指控 " 煽动道德败坏 ",被带到了警察局,这里发生的一切更让她如坠深渊。

在她的牢房里,警察鼓励其他女囚犯对她进行了猥亵。

她遭受这一切痛苦,仅仅是因为她想要做自己,何其荒唐。

而且她还不是唯一一个受害者,在她锒铛入狱的日子里,埃及政府正在对同性恋群体施行多年来最严厉的镇压。

那场音乐节结束几天后的警方突袭行动里,至少有 75 人被指控犯有 " 道德败坏罪 ",几十个人被定罪,判处 1 到 6 年监禁。

这样声势浩大的极端行动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和不满,人们聚集在一起,抗议埃及政府对同性恋者的镇压。

即使是在国内独断专行的政府,也不得不承受来自国际上的压力,三个月后,Sarah 获准保释,她终于能从黑暗的牢笼里出来了。

只是这一场牢狱之灾早已经毁损了她的身心,出狱之后她再也回不到从前。

她被公司炒了鱿鱼,一些家人也将她拒之门外。

埃及人们牢牢地遵守着不近人情的死板教条,即使 Sarah 已经重获自由,她身上的 " 同性恋 " 标记依然跟这个社会格格不入。

人们排斥她,疏远她,就好像她身上携带了什么病毒一样。

而且她还要时刻提防着,害怕会再次被拘留。

几个月后,她选择了离开,逃往加拿大,在那里得到了政治庇护,她终于安全了,却再也不能获得曾经无限憧憬的快乐和自由。

那一段监狱生涯真正毁掉了她。

她无时无刻不在焦虑和恐慌,她开始结巴," 我尽量避免谈论监狱,我已经不能走出自己的房间了。"

她的母亲在她抵达加拿大不久后就死于癌症,母亲的骤然离世对她本就十分脆弱的心灵来说,是又一重击。

这三年来,她从未忘记母亲的死,身在异乡,独自漂泊,她无比渴盼着能够重回故土,却又担心会被再次逮捕。

她为自己曾经遭受的一切感到愤怒,也同样因此陷入深深恐惧。

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 … 她的心理状态一日不如一日,两次试图自杀。

2020 年 6 月 13 日,Sarah Hegazie 在多伦多自杀身亡。

鲜血和生命的代价仍然无法唤醒某些人,她周六去世之后,有网友评论:

" 这就是无神论的影响,让你变得自私,犯同性恋和通奸罪,然后自杀。以自由之名,行混乱之实。"

"Sarah 支持同性恋,公开她的同性恋倾向和无神论,这是对宗教和社会的亵渎。"

这样的评论也证明了,Sarah 离开故土两年多,埃及基本上没什么变化。

但还好,对于更多人来说,他们更愿意为了 Sarah 挥舞着彩虹旗,支持她,向世界宣告她的存在。

" 她的名字叫 Sarah Hegazi,她因为在埃及一场音乐节上高举彩虹旗被袭击、被监禁,最近她自杀了。

我们要为 Sarah 挥舞起彩虹旗,明明白白地告诉世界:

针对 LGBTQ 和女性群体的暴力行为以后再也不会被当成是胸前佩戴的荣誉徽章。"

" 这就是她希望被记住的样子,被压迫着的力量。"

" 天使,请你自由飞翔。你对自由的精神、快乐和渴望将永存于世。"

" 愿她美丽的灵魂安息。"

Sarah 去世的前一天,她发布了一张自己躺在碧蓝天空下草地上的照片。

她写道," 天空比大地更美丽,我向往天空,而非大地。"

Hamed Sinno,2017 年开罗那场音乐节上的那位公开出柜主唱,他将 Sarah 最后的这些话作为歌词,唱了出来,以示对 Sarah 的悼念。

同样作为一个在保守社会中生活过的酷儿,他对 Sarah 的处境感同身受,对于她的离去就更加悲痛。

三年前,那张音乐节上,Sarah 挥舞着彩虹旗、笑容在人群中绽放的照片招致了无数仇恨。

三年后,这张照片又开始在网上疯传。

主唱也发了这张照片,他写道," 让你的灵魂自由。"

她终于自由了,曾经像烟花一样短暂划过她人生的自由和快乐,终于不会再被仇恨和痛苦湮灭。

来源:英国报姐

编辑 曲传依

值班主编 王坤

Read Entire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