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确诊人数破百万,在经济衰退与政治内斗的夹缝中,巴西何去何从?

3 weeks ago 31
ARTICLE AD

来源:文汇报  2020-6-21

作者:文汇报驻巴西利亚记者 张峻榕

500

▲6月12日,一名市民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一个新冠病毒“免下车”快速检测点进行检测。 新华社发

当地时间6月19日,巴西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4771例,创疫情暴发以来的新高。截至当地时间6月20日上午,巴西累计确诊病例数过百万,达到1038568例。

然而由于经济压力和民众收入等问题,尽管疫情尚未见好,巴西联邦政府及各州市依然开始着手放松隔离管控措施。

与此同时,一直与防疫事务平行发展的政治内斗则愈演愈烈。

疫情数据仍未达到“峰值”

此前几日,巴西新增确诊病例数始终以每日3万例左右的速度增长,每日新增死亡病例增速也在1000例以上,巴西政府则表示,国内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开始进入平稳阶段”。

巴西卫生部6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4小时内巴西新增确诊病例34918例,为疫情以来最高。巴西《Veja》杂志则刊文指出,在新增病例创下新高的当天,总统府民事办公室主任内托表示,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内托称,巴西每百万人死亡人数要比比利时、西班牙、英国、意大利和法国都低,“我们对失去亲人的家庭表示同情,但危机已经得到控制。”

此后的6月18日,巴西卫生部卫生监督局局长梅德罗斯表示巴西疫情平稳的趋势“进一步加强”。“当我们观察新增病例曲线斜率时,发现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平稳阶段。我们需要确认未来15天这种趋势仍然存在,但我们已经意识到我们可能正在进入新增病例的平稳期。”

然而接连几日的确诊病例增速则给了此前的乐观估计一记沉重的打击,同时新的担忧也在增加。各州统计部门的数据显示,巴西新冠疫情出现了由大城市向中小型城市和乡村蔓延的苗头。圣保罗、里约等大城市的数据确实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缓和趋势,但二三线城市的危机却在增加。巴西中小城市的医疗条件有限,从检测到治疗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困难,一旦新冠病毒在这些地区爆发,形势将更加严峻。

500

▲6月17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书店店主为将来重新开业做准备。|新华社

经济压力并行,复工风险较大

500

▲6月19日,巴西圣保罗街头依然一副人头攒动的热闹景象。|新华社

与新冠疫情相对应的,是巴西日渐下滑的国家经济形势。巴西国家地理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巴西国内生产总值相比2019年第四季度下跌1.5%,是2015年第二季度以来最大的季度跌幅。而对于巴西2020年度GDP的预测则更为消极,包括世界银行在内的国际评级机构均对巴西本年度的经济作出了悲观预期,其中标普早在4月初就预测认为巴西2020年的经济下滑将在7%以上。

一边是国家整体经济衰退,另一边巴西民众的生活压力也在与日俱增。巴西G1新闻网报道,根据巴西国家资产、服务、旅游贸易联盟18日公布的数据,6月巴西家庭负债比例升至67.1%,达到历史新高,环比增加0.6个百分点,同比增加3.1个百分点。之前的最高纪录是在今年4月,当时66.6%的家庭有债务。

作为拉美地区的大国,巴西的经济衰退也将给整个区域的经济带来重大影响。巴西作为国际大宗商品贸易主角之一的同时,在区域内工业元件和制成品的重要出口国。巴西在域内贸易中常年保持高位,这使得巴西经济的衰退会影响周边国家的国际进出口贸易,进而影响其整体经济增长。

政治内部斗争“不肯放松”

巴西的新冠疫情不仅是人类与病毒的斗争,也是国内不同政治派别乱斗的舞台。在防疫进程中,博政府中的极右派屡次与其他政治派别发生冲突。从早期借“防疫思路冲突”两换卫生部长,到辞退司法部长、痛骂媒体,再到如今仍未停息与最高法院正面交锋,极右派在巴西政坛掀起一重又一重的意识形态争端。

6月18日,此前在社交网络上公开辱华、被巴西学界称为“史上最差教育部长”的温特劳布终于卸任该职务。这一卸任决定的直接原因是教育部长公开辱骂巴西最高法院,并引发司法部门就其散布虚假信息、扰乱社会与民主秩序的行为启动调查。有当地媒体评论称,博并不想解雇温特劳布,因为后者在社交网站上的好斗人设很合政府的胃口。而相应的,博索纳罗给予这位“斗士”的善后待遇也相当优厚,引荐其前往华盛顿世界银行出任年薪高达25万美元的职务。而这一做法再次在巴西引发了争议,由于司法部门对温的调查仍在进行,温离境任职的行为就带有一定的“潜逃”之嫌,这导致有议员当即提案要求没收温特劳布的护照。

另一方面,博总统自己家中也不平静。巴西联邦警察于18日逮捕了总统之子、参议员弗拉维奥的前任顾问奎罗斯。奎罗斯是一名离职的联邦警察,在离职后一直直接给总统家族打工,被称为“弗拉维奥的猎犬”,同时也是整个博氏家族的亲信。

根据检察署的说法,“异常的银行流水和对应交易的时间产生了压倒性的证据,证明了奎罗斯在犯罪组织中扮演资金转移者的角色,包括转移资金,以及将挪用公款中的部分资金转移到弗拉维奥的家庭账户中”。警方同时表示,奎罗斯只是贪污计划的执行人,警方怀疑弗拉维奥参与了相关犯罪甚至是犯罪组织“头目”,此外奎罗斯也曾往第一夫人的账户上存过钱。而总统博索纳罗在当晚的回应中说,奎罗斯并非在逃犯人,“为什么你们的反应就像抓住了世界上最重要的逃犯一样?”

Read Entire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