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评论:生活在MAGA世界中的特朗普

2 weeks ago 26
ARTICLE AD

微信关注:超级预测

500

自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五年前乘着自动扶梯下来以后,要说我们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如果没有持续的关注、恭维和肯定,他是神气不起来的。这就是为什么他痴迷于电视新闻,尤其是福克斯新闻;为什么他的内阁会议是以被他任命者几近赞颂的表扬开场;以及为什么他不断炫耀其他共和党人对他多么地支持。

这也是为什么在此前,在一场大流行期间,他举行了一次室内集会。“我向你保证,周六之后,如果一切顺利,他的心情会好得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特朗普政治顾问在活动开始前告诉CNN。“他认为他需要去外面战斗,他需要吸收人群的能量。”

总统显然不知道如何面对坏消息,甚至无法处理他不受欢迎或不被喜爱的想法。例如,一个不相信自己被反对的人会相信其连任的唯一威胁是竞选作弊。他制造了一个泡泡,暂且称为一个安全空间,在那里,他与坏消息、负面反馈和几乎任何形式的批评隔绝。结果就是,他无法应对不断变化的国民情绪,无法适应一群想要领导力而不是想要看戏的公众。

我们有大量证据表明,任何可能破坏他为自己堆建的知名度和成功假象的东西,特朗普都会充耳不闻。在塔尔萨集会上,当面对新冠病毒感染率上升的证据时,他告诉观众,他敦促其团队降低检测率。“当你把检测进行到这种程度的时候,你会发现更多的人,也会发现更多的病例。所以我对我的人说:‘请放慢测试的速度,’”他说。他的新闻秘书说这个评论是“他说着玩的”,但特朗普过去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如果我们进行很少的测试,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病例,”他在5月与爱荷华州州长金·雷诺兹(Kim Reynolds)会晤时说。“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说,做这些测试只会让我们样子不好看。”

同样,在竞选问题上,总统的连任团队幕僚也知道他想听到什么。他们要么淡化了他可怜的支持率——告诉他那些显示乔·拜登(Joe Biden)领先的民调是有民主党倾向的——要么直接发起质疑。在CNN的民调发现他落后拜登14点之后,特朗普竞选团队向电视台总裁杰夫·扎克(Jeff Zucker)发出了停终信函,要求他撤回民意调查并为此道歉。信中将民调称为“噱头”,意在“导致选民压制,扼杀总统的势头和热情,并且对美国各地对总统的实际支持做出了不实呈现。”

和所有失败的专制政体一样,将自己包裹在一个赞美奉承的茧中,导致的一个明显问题是,它阻碍了一个人对现实情况回应的能力,无论是大流行还是总统大选。如果你拒绝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就无法改变航向。

特朗普拒绝了他在疫情和抗议活动中的糟糕支持率——58%的美国人不认可他对冠状病毒的处理,而60%的人不认同他对抗议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示威游行的应对——所以他继续做着他在做的事情,导致他成为有史以来寻求连任的总统中选情最糟糕的一位。

如果特朗普与现实不那么隔绝,也许他会知道为了改善自己的形势,他必须与在拜登和他之间犹豫的选民对话。他必须解决他们的担忧,并为他的政府说一些好话。但是,由于他生活在封闭的MAGA世界中,特朗普对持怀疑态度的公众想要知道的事情一无所知。这在他的塔尔萨集会上也很明显,他在演讲中就一些微不足道的争议费了许多口舌——他能单手举杯喝水的能力,他在下坡道上行走的能力——除了他自己和他最坚定的支持者,这对于所有人来说几乎肯定都是无关紧要的。

与世界其他国家隔绝的不仅仅是特朗普。全国各地的共和党官员拒绝相信总统正在走向失败。“在这个国家发生越多糟糕的事情,就越巩固人们对特朗普的支持,”在一篇报道中,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某县主席告诉Politico,共和党圈子相信“新冠疫情即将退去”以及“民调是不可靠的”。

我们无法预测11月会发生什么。但是现在特朗普正在输掉总统大选,民主党有望守住众议院,而共和党则有失去参议院的危险。反抗的浪潮正在酝酿之中,特朗普看不见甚至感觉不到。在他的阵营中有一些人——例如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能看到将要发生什么。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他在推动一项警察改革法案——在秋天给共和党人一些能够向同情抗议者的温和选民宣传的东西。

但目前尚不清楚保守派运动整体上是否知道,把宝押在唐纳德·特朗普身上会有什么后果。保守党认为他们将获得“252名美丽、崭新、保守的、出色的法官”,并有机会将其政治偏好在宪法秩序中固化下来。相反,他们得到的可能会是一个新的充满活力、越来越趋向于自由派的公众,其人数将会在不远的将来淹没他们的计划,甚至会有更加久远的影响。

Read Entire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