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后遗症!新冠这个“磨人精”还有多少惊吓是我们不知道的

4 weeks ago 51
ARTICLE AD

“老新冠病人”

“老新冠病人”、“20天后”,这些看似略有些奇怪的称呼是一些久病不愈的新冠病患给自己取的“绰号”。

截至七月中旬,全世界已经有1200万人感染新冠病毒,其中55万人死亡,600万人被“治愈”。但近期医学界的研究显示,其中一部分“长期患者”会遭受长达几周、甚至数月的病痛折磨,症状各有差异,且各个年龄层都不能幸免。

根据医学杂志JAMA Network在7月9日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显示,在143名入院接受治疗后出院的意大利患者中,有87%的人在发病60天之后仍然出现至少一种症状,其中感觉疲惫和呼吸困难是最常见症状。

500

▲ 意大利Brescia医院一名新冠病人在接受治疗。(法新社图)

美国公共卫生署上周一份研究报告也显示,在被确诊为阳性的两至三周后,350名接受调查的患者中,大约60%的住院治疗患者和三分之一在家恢复的患者并没有被真正治愈。

“俄罗斯轮盘赌”

家住伦敦的精神病学医生、48岁的珍妮今年三月罹患新冠,除了典型的发热、咳嗽、头疼和呼吸困难外,她身上还轮番出现了心悸、伴有灼烧感的皮疹、幻听和“新冠脚趾”(出现淤肿及疼痒)等症状。

此类患者面临的一个困扰是,他们无法解释这些顽固症状的原因,有时还要面对自己雇主和医生的质疑,尤其是当他们的检测结果并不呈阳性、或是症状不符合卫生当局的权威描述时更是如此。

伦敦国王学院的基因流行病学教授斯佩克特(Tim Spector)表示,这些人感觉自己遭到遗弃,其中有些人的体弱乏力其实到了无法自理的地步。

据斯佩克特估算,大约有25万英国患者仍然受到各类持久症状的困扰,这种现象比某些罕见的自身免疫疾病(例如红斑狼疮)更加奇怪。“有些人只有皮肤症状,有些人则有腹泻或者胸部疼痛,这的确不同寻常。”

500

▲ 4月21日,法国图卢兹医院的新冠重症病患。(法新社图)

许多患者提到,他们向医生反映病情时很难得到倾听,尤其是疫情暴发初期的患者更是如此,因为当时所作的检测很少,也没有什么关于感染的判定方式。

即便珍妮本身是一名医生,她在求医过程中也要面对医院的怀疑。一名诊治医生对她说,心跳频率过快可能是由于焦虑所引发的。珍妮自己对此的部分解释是,疫情刚开始暴发时,医生面对大量病人涌入,只能优先照顾症状足够严重的患者。但即便如此,这仍然是一个“非典型”症状患者被医院拒绝的例子。

虽然目前普遍认为年轻人群体中不易出现重症或者死亡,但珍妮提醒说,他们一旦患病,也有可能在长达几个月时间里遭受折磨,“这就像是俄罗斯轮盘赌,我们不知道哪些人会遭受长期病痛。”

“堕入地狱”

另一个医生兼患者的例子,是英国利物浦热带医学院(LSTM)的教授盖纳(Paul Garner)。按照官方的治疗指南,症状通常只会持续两周左右。但他在发病一个月后仍然出现剧烈头痛、气短、麻木等症状,有一次甚至晕厥过去,在治疗期间,他有好几次感觉自己已经康复了,例如在发病第45天,他试着做了一下运动,结果一整天都疲惫不堪。

500

▲ 西班牙马德里 CEMTRO诊所一名物理治疗师在为新冠病人做康复训练。(法新社图)

36岁的法国女子Geneviève感染新冠病毒已有两个多月,所有医学检查都显示,她的体内已经没有病毒。然而,Geneviève的身体并没痊愈,“只要我一站起来,脉搏就达到每分钟100、110甚至120次,我只能躺着休息”,Geneviève无奈地说,“但最难受的还是胸口的压迫感,而且没有任何医生能给我个解释,感觉自己堕入地狱”。

500

▲ 法国下莱茵省Illkirch-Graffenstaden一名新冠病人在做康复训练。(法新社图)

迄今为止,人们还不知道这些后遗症是新冠病毒本身引发的,还是身体激发的过度免疫反应。

巴黎Tenon医院传染病科主任Gilles Pialloux表示,一些病患在感染50多天后仍感到极度疲倦,没有味觉、嗅觉。Pialloux承认,新冠病毒的威力显然在一开始“被低估”了。

斯佩克特提到,一些长期患者的身体中还能检测到病毒,但目前并不清楚是否有传染性。

作为参照,2009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对233名非典(Sars)患者的追踪研究显示,四年之后仍有40%的患者遭受抑郁和疲惫之苦。当年这份文章的作者之一、香港大学教授荣润国表示,这表明有必要对非典患者和新冠患者提供有针对性的帮助。

殴时

Read Entire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