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225】不喜欢现代史,现代史打上门来了

1 month ago 70
ARTICLE AD

【1】Robert_樊百乐 

最近有个身边真实发生的故事,挺感慨。 我儿子一直在一个叫GogoKid的app上练英文口语,每周有那么两三次,他跟远在美国的外教老师聊二十多分钟。 这个外教H女士非常开朗,对孩子也很有耐心,大家都特别喜欢她,她的课也是最抢手最难约的那一档。因为约课,我们互相加了微信,有时也会闲聊,慢慢地也知道了她四十多岁,住在西海岸,有四个孩子,大女儿已经上法学院了。虽然只是一份兼职工作,她在GGK上工作得非常卖力,因为中美时差原因,她在中国白天的时段、也就是她的深夜和凌晨,经常课满到我老怀疑她到底睡不睡觉。 可是,八月初的一天,H女士突然半夜微信发给我一张截图,我以为又是她儿子打橄榄球的照片,打开一看,居然是特朗普针对字节跳动的第一份行政命令,其中规定45天后将禁止任何美国公民与字节跳动或其关联公司进行交易。我纳了一会儿闷,她就已经微信文字过来,我才想起来,GogoKid是字节跳动旗下的产品,而禁令一出,这些美国外教全都傻眼了。她知道我是学法律的,让我帮她分析一下,她到底会不会丢掉这个业余工作。我仔细看了一遍,告诉她,我自己的理解是,现在的焦点问题,在于怎么定义“交易”,这个概念太宽泛,看起来包罗万象,当然这应该也是特朗普有意为之的。 在之后的日子里,H女士一边如期上课,一边惴惴不安地等着靴子落地。 大概过了一周,H女士又在深夜突然微信我了,这次是一条美国新闻,标题是《特朗普给了TikTok一个新的最后期限:90天而非45天》。这指的是特朗普很快签署了第二份行政命令,要求TikTok在90天之内卖出或关闭,相比之前的45天期限,感觉额外延长了45天生机。她显然很兴奋,觉得有了变数就有了机会。 但好景不长,我和她的一位在美国做律师的朋友共同认为,第二份命令只是延长了TikTok美国业务被禁或者被卖的期限,但根本没有改变第一份命令里禁止美国人与字节跳动交易的期限。时钟仍然滴答滴答地在倒数。H女士心情重新沉重起来。 有一天微信闲聊,她颇有尊严地告诉我,其实这份工作的收入也就还好了,并不是心疼钱,她最难过的是,有可能失去因为这份工作认识的这么多中国小朋友和大朋友。我安慰她说,咱们万一没法继续上课,但还可以继续聊天呢。她停顿了一下,突然若有所思地说,以后这种聊天也够呛了。因为微信也在那份禁令里。 又过了几天,她发了一个链接给我,我以为又是新政策。打开一看,居然是美国著名媒体NPR的一篇报道,题目叫《他/她们教中国孩子英文,现在却深陷特朗普对TikTok的战争》。这篇报道专门向美国读者介绍了有这么一款app,很多美国人在上面找到了新的工作方式,尤其是在疫情肆虐、失业率飙升的最近。但城门失火,他/ 她们眼看要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里面讲了很多动人的故事。比如有个住在南卡罗来纳州的叫克里斯蒂的女士,今年42岁,曾经是个全职妈妈,在家带三个娃。当孩子渐渐长大时,她怀念自己曾经的职业生活,却很难找到一个两全的工作。但在过去两年里,她通过远程教中国孩子英文,获得了她绝大部分的收入。 她一度想:“我们为字节跳动工作,而它拥有TikTok,这简直太酷了。”但时至今日,这个酷事儿成了一个残酷的事儿:她马上要重新没有收入来源了。 她对记者哑然失笑地说:“我因为教电脑那头儿的五岁中国小孩儿说hello,就可能被我的总统送进监狱。” 我不知道这篇报道是那些美国的GogoKid外教主动进行的一次公关,还是NPR觉得,这个故事本身就是这场荒诞战争的一个绝佳荒诞注脚。 今天早上六点多,H女士的微信又来了:“Hey!估计你想听到这个好消息!美国政府解释了,为TikTok公司工作的美国人,不算与它进行交易!我们又可以上课了!~“ 我热情地祝贺了她,她发来了微信上的常用拥抱表情。 张爱玲说:”不喜欢现代史,现代史打上门来了。“这一个多月的跌宕起伏,感觉像电影《一九四二》,既有庙堂上的宏观争斗,还有特写镜头下一个一个被波及的个体。奇幻的2020年,这件事儿也只能算它的一个片段了。

 

 

【2】@子陵在听歌

花了一个小时读了New Yorker这篇长文章, The Man Who Refused to Spy,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从没想到一个人短短3年间的经历,能把美国所有社会创伤串联起来,而且对当今在美国的中国科学家十分有借鉴意义。 Sirous Asgari是伊朗沙里夫理工大学的一名材料物理学教授,他于美国Drexel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回伊朗任教。2017年6月他和他太太前往美国探望他们的孩子,刚落地JFK机场,Asgari就遭到了联邦调查局的逮捕。长达12页的公诉书的指控Asgari窃取贸易机密。但其实这一切只是障眼法,联邦调查局并没有实锤证据,只是想通过逮捕他让他成为联邦调查局的线人,监控伊朗的相关核工程项目。Asgari不想卷入任何政治纠纷,于是断然拒绝。由此,公诉方对他以窃取贸易机密为名提出了诉讼,并把他送到了监狱,并拖延他的庭审。在长达两年的监狱生活中,Asgari不仅没有精神崩溃,而且与很多非裔的嫌疑犯成为了朋友,甚至成为了他们的领袖,他调节矛盾纠纷,并教他们物理学。最终俄亥俄州北区联邦法庭法官James Gwin认为公诉方证据不足,而判决起诉无效。 十分具有戏剧性的是,2019年Asgari被当庭释放的同时,却立刻被美国移民执法署(ICE)逮捕。逮捕原因是ICE接到联邦调查局举报称Asgari使用了假签证。原来,使领馆给Asgari的签证并不是真正的签证,而是一种为了让联邦调查局诱捕他,而使用的“假签证”,这种“假签证”的目的是使联邦调查局可以以使用签证诈骗为由扣押他。最终他被转移到ICE的扣押中心,并和拉丁美洲和南亚来的非法移民关押在一起。ICE称因为他的护照被没收,必须由伊朗当局重新给予护照才能递解他。在ICE监狱中,Asgari不断目睹了非法移民被非人道对待,而且他自己也被侮辱。2020年,在人满为患的ICE监狱Winn Correctional Center,Asgari不幸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并发展成了COVID-19。所幸的是,最终伊朗政府同意交换美国人质Michael White,以换取Asgari,Asgari于6月1日被递解并返回伊朗。 一个人可以把一个国家的所有顽疾和伤痛都经历一次,这是十分难得的。Asgari被控诉的过程和近年很多中国教授被控诉的过程如出一辙,就是欲加之罪。而在俄亥俄监狱Asgari目睹了种族歧视和黑人被虐待,在ICE监狱他目睹了Netlfix电视剧Immigration Nation中非法移民被欺侮,被遣送和被和家人强行分离。而他亲眼目睹了COVID-19在监狱蔓延,却没有任何管理人员在意被扣押者是否感染。但Asgari也感叹美国的另一面,不断有美国独立媒体联系他,让他发声;New Yorker把他的故事写成了长文章,并隆重推出;法庭的pro bono(无偿)辩护律师为他竭尽全力,当ICE扣押他后律师向社会疾呼帮助他;法官不畏公诉方的巨大权力和Asgari伊朗人的身份,依然判决他胜诉。所以说这个国家有两类人,一种为了“战胜敌人”不择手段,不惜草菅人命;还有一类人,坚持捍卫人道主义,坚守道义和公正。这就好比人的两面性。 读了这篇文章看New Yorker这篇文章post下的留言,很多美国读者都敬佩Asgari教授从始至终的高风亮节,坚强不屈,乐观和勇敢,并表示自己根本无法承受Asgari所承受的一切,而这恰恰也是我的感受。

 

 

【3】@艺能界研究中心

关于李雪琴: 1、 李雪琴是铁岭开原人,跟赵本山是正宗老乡。 2、 李雪琴初中一直是年级第一,高中进了辽宁最好的中学(之一):本溪市高级中学。李雪琴喜欢找同学唠嗑,老师觉得她影响到同桌,就让她一个人坐一桌,然后她又跟前后桌聊,最后老师把她的课桌搬到了讲台边。 3、 虽然爱唠嗑,但李雪琴成绩一直很好,2013年她考入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是当年北大自主招生辽宁省第一名。   4、 进了大学后李雪琴不太喜欢这个专业,一度不想读书,她想的是:我终于不用当好学生了,我在北大,身边这么多牛逼的人,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考倒数了。但是那些同学好学生当惯了,不能接受自己比别人差,个个都很卖命。刺激之下,李雪琴也稍微努力了一下,于是就拿到了奖学金。牛逼之处是,很多课她平时根本没去上,但她擅长考试。   5、 李雪琴大四确诊抑郁症,每天都很痛苦,一点小事就会难过起来,比如水瓶掉地上,就开始难过,接下来还有哪件事会难过也不知道,时时刻刻心慌。当时她在五道口一个酒吧兼职,工作就是洗碗,但是洗碗的这一两个小时是她一天里面最舒适、最安心的时候。她去北大心理中心做了咨询,医生告诉她情况比较严重,李雪琴苦苦哀求他们不要告诉学院,学院知道了就可能通知她妈妈,她不希望让妈妈担心。但医生最终还是通知了学院(应该是怕她自杀,学校要承担责任),这件事让李雪琴对北大很失望。 6、 本科毕业后,李雪琴去纽约大学读教育学硕士,有一次去参加纽约的北大校友会活动,她还特地化了妆,当天到场的都是各行业的精英,李雪琴跟师兄师姐介绍说自己正在读教育学硕士,根本没有人搭理她。这让她又一次对北大感到失望。 7、 纽约天气不好,雨天多,城市高楼林立,很压抑,加上美国看病很贵,李雪琴停了药,抑郁症加重,于是2018年6月就休学回国了。 8、 回国后她加入朋友的创业团队,做节目。参与节目的都是北大清华的学生,每次谈个很小的事都要上升到价值输出,这让李雪琴很不舒服,她说:“有什么可上价值的呢?清华北大怎么地了呢,咋这么把自己当回事呀?你经历过啥呀,你就跟人家讲这些,就给人家传输价值观?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是值得尊重和理解的。你不应该用一个很标准的价值观去说教别人或引导别人。” 9、 闲暇时间她就自己发些视频在网上,这是她自己想做的。她有个保留节目,到哪儿都要cue一下吴亦凡,比如:“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你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有时还加一句经典的“你吃饭没呢?”一开始这些视频并没有太大反响,直到有一天,吴亦凡本人用一段相似的视频回应了她:“李雪琴你好,我是吴亦凡,憋管我在哪儿,你看这灯,多亮。” 10、 李雪琴红了,但她是个聪明人,而且学的是传播专业。她很清楚,这种走红状态很难持续,用她的话说:“我得到的很多东西就是靠运气。迟早有一天要凉,这个认知是根深蒂固在脑子里的。人贵在自知之明,我心里有数,什么行什么不行。什么东西是虚的,什么东西是实的。什么东西是你真正的能力,什么东西只是你暂时的。”    11、 目前来看,李雪琴并不是昙花一现,从去年突然走红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半了,今年在李诞邀请之下参加《脱口秀大会》,她作为唯一一个毫无脱口秀经验的选手,一路闯进了决赛,前面几场的表现都很精彩,这让她的知名度又一次大幅提升。   12、 李雪琴说:本质上,我是一个悲观的人。我的口头禅是:这事不行。但我悲观,不代表说我不能让你快乐。我的共情能力很强。   13、 李雪琴又说:“能逗别人开心,和能让自己开心,这是两回事。” 其实她现在并未完全摆脱抑郁症困扰,去年还割过脉。 14、 喜欢李雪琴的以女生居多,李雪琴说:第一我长得不好看,女生对没有自己好看的女生防备度是低的,好感度是高的,加上我挺有意思,女生都挺想跟我做朋友。   15、 李雪琴的一个同学这么评价她:大多数人喜欢李雪琴是喜欢她的真实。因为真实,看似反差的精英身份和土味气质可以在她身上完美兼容,她的东北嗑,她的怯懦,她的欲望,她的拧巴,她呈现出来的一切都是生活的粗砺的噪点。   16:最后想说一点纯个人的看法,如果单从创作来说,王建国未必配得上李雪琴,王建国有小机灵,但写不出李雪琴“宇宙尽头”那种梗,尤其最后呼应到北京地铁环线那一段,非常厉害。她的口音、外型以及表演方式有点土味,但创作的内核其实很高级。 部分参考资料: 《与吴亦凡隔空对话 我是李雪琴自述本溪高中毕业因老师一句话考北大》/Aha视频   《李雪琴:北大毕业留学回国成网红 自曝有抑郁症》/Aha视频   《李雪琴:我很痛苦,但我想让别人快乐》/gq报道

 

 

 

【4】@不过神仙

看到书上说,多巴胺不是越多越好,当多巴胺释放过多时,大脑为了处理这些兴奋剂,就会制造出更多的多巴胺受体,比喻的话,受体是小坑,多巴胺是萝卜,只有萝卜落到坑里,大脑才会得到奖励——快乐。 但如果多巴胺分泌减少了,萝卜一下子被拔除,那些闲置的多巴胺受体,那些坑,就会让我们感到焦虑、烦躁、易怒、疲倦、失眠、注意力下降。书里总结,“上瘾就是这么来的。” 似乎也解释了失恋为何如此痛苦,越是美妙的恋情结束的时候就越痛苦。 告别一次震撼和打开自己的恋情时,可以对着对方的背影说,谢谢你给我的那些坑。 

 

【5】瑞达利欧

不需要任何人的理解或引导,自然选择的试错过程就能实现改进。我们进行的学习也是这个道理。至少有三种学习能促进进化:以记忆为基础的学习(有意识地储存不断出现的信息,以便以后可以记起来);潜意识的学习(从未进入意识的,我们从经验中习得的知识,但也会影响我们的决策);与人类思考无关的“学习”,例如记录物种适应进程的基因的进化。我曾以为以记忆为基础的有意识的学习是最有力的,但后来我明白,试验和适应能带来更快的进步。

举个例子说明自然是如何不依靠思考而进步的,只需看看(能思考的)人类与(连大脑都没有的)病毒斗智斗勇的过程。病毒就像是聪明的国际象棋对手。病毒飞快地进化(通过将不同种类病毒的遗传物质结合在一起),让全球卫生领域里最聪明的人们忙的不可开交,不断思索对付病毒的方法。在当今这个时代,理解这一点尤为有用,因为今天的计算机可以运行大量展现进化过程的模拟程序,帮助我们看到什么是有效的,而什么又是无效的。

 

【6】Pfaueninsel

昨天跟一个在柏林工作的德国人聊了会儿,他白天做会计,晚上在网上教授拉丁文,用拉丁语写诗。他的白日梦是变成一只北极熊。 就这样的人,眼神和表情都很像卡夫卡。 人是分类别的,但不分国籍种族。在不同国家文化里,我会发现一些极其相似的人,他们跟自己的其他同胞之间,反而差别很大,但如果把他们放到一起,哪怕语言不通,都能迅速彼此理解。 一个国家的诗人和另一个国家的诗人,一个国家的海盗和另一个国家的海盗。 人类有一些隐秘的基因设置,让他们各自在人群中担任不同的职责,他们自己都并不了解。当他们胡乱给自己命名,穿上不符合自己的自我描述,他们就总会觉得哪里不对劲。那是因为,明明是一只想在雪原上独自写诗的北极熊,却不得不天天坐在办公室里算账。 

 

【7】抽风手戴老湿

今天看了一个很励志的采访记录,日本有一家从社长到职工都是女性的清洁公司,名字叫粉红之星。社长19岁进入日本顶尖清洁公司学习,6年时间在公司里虽说学到了很多技能,却也总是遭受男性上司的非议和男同事的欺负,于是干脆自己出来创业,25岁的时候创办了全女性的清洁公司。其实日本许多清扫业都是男性为主导,因为需要较大的体力付出,同时携带大量的清洁工具。所以这也导致同行业里欺压严重。她这家“粉红之星”也经常遭受欺负,比如共同协作的其他公司男性清洁员会故意拖后腿,高压清洗的时候故意说要粉刷,用生殖意象的手段侮辱,用喷水枪淋湿女员工,故意说成人段子。不过每次女社长都强硬顶回去,有一次还起了肢体冲突。 之前业内还有顾客骚扰现象,比如男清洁员骚扰委托的女客户,或者女清洁员被男住户骚扰。“粉红之星”就会专门作出客户区分,提供安全保护和服务保障,他们还会为日本“特种职业”的女性提供隐私服务,免得她们被异性骚扰。 粉红之星的入职员工都不是全职,而是网络登记制,登记员工有全职妈妈,有打工女学生,也有欠了债的女性,走错人生的姑娘,社长希望自己这个工作也可以清洁她们的人生。所以她们公司的口号是“通过打扫让女性变得闪亮”。

 

【8】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白纸上的意思?

 

【9】@丁香医生

有这么句鸡汤一直都想吐槽: 当我们人生失意时,要知道当初你是亿万颗精子中最强最快那一颗,就会更有动力。 而从医学角度来说,真相是: 卵子的外面有一层特殊结构的保护层叫放射冠和透明带,精子进入卵子前需要用头部的接触这个保护层,释放顶体酶来溶解放射冠和透明带,以达到突破保护层让后续精子顺利进入卵子的目的。 所以,当初亿万颗精子里最强最快的,都在这种前赴后继的自杀式突入中扑街了。 而你能进入卵子,只不过是因为你是那亿万颗精子中运气最好的那一个。 所以,假如你现在人生各种失意,很可能就是当你踏着「同胞」尸体跃入卵子的那一瞬间。 用光了你这辈子所有的运气.......

 

Read Entire Article